导航:首页 > 电影资源 > 刺仔电影哪里可以看

刺仔电影哪里可以看

发布时间:2021-08-17 13:38:07

哪里可以找到潮汕童谣<牵牛花>

牵牛花.歌词现在难找哦,一罗坐飞飞,二罗走脚皮,三罗有米煮,四罗无米炊,五罗五田庄,六罗百心肠,七罗七益益, 八罗做乞食,九罗九安安,十罗做大官.无罗十畚箕,免赚就无钱.--------这首儿歌,以手指的罗箕纹编作歌仔,是一种游戏歌仔

天顶一粒星,地下开书斋.书斋门,未曾开,阿奴拼欲食油堆.油堆未曾浮,阿奴拼欲偷牵牛.牛未醒,阿奴拼欲掠草蜢,草蜢卜卜跳,阿奴气到嘴翘翘.

挨啊挨,挨米来饲鸡.饲机叫啯家,饲狗来吠夜.饲阿弟仔落书斋,饲阿妹仔雇人骂.

潮州湘桥好风流,十八梭船廿四洲 ,廿四楼台甘四样 ,二只鉎牛一只溜。

天顶一条云,天下二只船,一只载英歌,一只蜜桃,蜜桃跌下水,英歌快快走去追,追不起,投啊姊,啊姊气到面红红,投新人,新人插雅花,乌孵炒树瓜,树瓜啦啦沥,涂到啊新人一大鼻.

白了丝,
担畚箕,
担到河溪边,
买肉圆,
肉丸学学条,
走去掠逼盐,
掠唔着,
走去抱大石,
抱唔浮,
偷牵牛,
牛哑哑,
偷牵马,
马齐齐,
偷掠鸡,
鸡一百,
撑船请人客,
人客请唔饱,
双脚双手啄来炒,
炒苏苏,
个人分一 CO
阿弟无,多门丝后哭,
哭唔静,掠来郑,
郑无血,掠来郭,
郭无毛,掠来厝顶拍秃桃。

天顶两只鹅,阿弟有亩阿兄无。
阿弟生仔叫大伯,
大伯听着无奈何。
收衫收裤过檐罗。

刺仔花,摘一PA(朵)
细妹赶笨(饭)到田脚,
保号阿兄年冬好。
金花重重插一PA。

骑尖担,柳蕃梨,
爱块来,唔投恁唉(妈),恁唉去洗衫,
唔投恁爸,恁爸去摘豆。
唔投水候,水候镇倒售,
北仔骂石榴,石榴嘴矮矮,
满(披)詹虽,置计咯(斗笠),
计咯好闪雨,猪肠板猪肚,
猪肚板拢返,火髓骂火卷。
火卷好分(吹)火,老婶偷烙粿,
扛(端)入宫,酒房骂酒精,
酒精好洒酒,鸽波骂鸽九,
鸽九“九”一声,黄财骂老刁,
老刁找去店,黄财仔腻腻念。

脚仓尖尖卖坐椅,椅担去卖 。
卖作钱,摘作米,僧作睬,捻作丸。
食饱饱,上西天,砵落来,牙义义……

乌目仁,骑支枪,拍敌人,敌人拍不着,拍着啊蒋盖石,蒋盖石头箕箕,变做2只乌飞机在海在偷拉屎,海水臭臭,变做2队大炮,大炮拍唔响,变做2个营长,营长营到西马外,肚大大,生2个仔,三斤外.。。。。。。。。。。。。。这些看看吧,

⑵ 广东汕头呃都孩什么意思

汕头本地方言土语收集2007-09-23 19:52
街市猎无=社会上没有
食酒=喝酒
拍字=打字
楚汤=鱼露
卖想=不懂事
示油=酱油
烧骂=吵架
铁桃=游玩
唔晓=不知道
头熊=头晕
臭相=耍赖
迈=不要
胶已=自己
煮食=做饭
地块=哪里
地甜=谁
胶那=橄榄
胶抓=蟑螂
牙工=蜈蚣
生莫=长得丑
痴膏=好色
白仁=白痴
洗亿=洗澡
涩啤=便秘
宫招=香蕉
目涩=困了
肚困=饿了
脚车=自行车
妻姨=难看
恶汁=不卫生
钓妮=泡妞
浮景=出去玩
恶性=厉害
浪险=厉害
无变=没办法
小=神经病
做泥=干什么
硬虎=一定
积恶=惨
怪浪=奇怪
碗公=大的碗
奶帕=乳罩
裤过=内裤
滴答=没用
相好=关系很好
趣味=可爱
听担=听话
安者=夫妻
生姑=红枞=从容
划扑=吹牛
臭嘴=骗人
起处=建房子
骑起=住
买咸=买菜
衰=倒霉
变面=翻脸
禾埠=男人
姿娘=女人
雨遮=雨伞
唔闲=没空
北=认识
头家=老板
脚村=屁股
咸涩=小气
半桶屎=半懂半不懂
有和算=划得来
无脚蟹=孤立无援的弱者
大声百喉=嗓门大
龟灵圣母=千奇百怪
大头好脸=好面子
参详=商量
奴仔=孩子
东司=厕所
青夜=瞎子
四散来=乱来
手电=电筒
惹入=惹麻烦
锯弦=闲聊
起群=发春
柴浪=笨蛋
专爱=故意
辣街市=逛街
有架势=有派头
猛早=早上
渣夜=昨夜
妈日=明天
雅=好看
行好=走好
宽泥=慢慢
无脚蟹=(孤立无援的弱者)
一肚火=(一肚子气)
大细目=(偏心眼)
大细胆=(胆子小)
半桶屎=(半桶水,指知识浅薄)
半路债=(喻事情只办至一半而停辍)
老在行=(很内行)
有和算=(划得来)
枭过鲎母=(枭情绝义)
俏过王莽=(蛮不讲理)
心不在马=(心不在焉)
人群百众=(成千上万人)
三人四姓=(人心不齐)
土直硬性=(梗直不阿)
大声百喉=(嗓门大)
大头好脸=(好出风头,极爱面子)
小微末节=(小节,鸡毛蒜皮的事儿)
天光大昼=(天已大亮)
四亲二情=(泛指亲戚)
亡魂丧胆=(魂飞魄散)
假力洗茶渣=(指不该干的事情去干了,结果是吃力不讨好)
乌燕配青脚=(形容夫妻一高大一矮小,经常用)
脚皮欠路债=(做事情总是没考虑清楚,总比别多走一趟)
老实终须在=(老实人终有好结果)
平安当大赚=(人有疾病,医病养病要花去很多钱,再加上不能做工,损失颇大)
大人弯,奴囝直=(指大人说话讲究守口,小孩子天真无邪,想什么就说什么)
未学行,先学飞=(讽刺学知识没有先打好基础,想一步登天者)
三斗油麻倒无粒落耳=(指把人家的话当耳边风,听不进去)
父母斗咬,奴囝相捞=(指父母如常吵嘴、打架,孩子也北朝鲜学会斗殴)
一人主张,唔如二人参详=(指人多智慧高)
青夜学手电:各人各人善=(各有所好)
六月大菜:假有心=(指虚情假意)
刀截蕹菜:二头空=(指两头都落空)
秀才读弦诗:渌渌淖=(指境况糟透了)
脚仓绑蛤丩:惹蛇=(指自惹麻烦)
鸭仔跳东司:赶伙=(喻盲目跟别人做)
竹叶包沙母:假壮=(粽)(指天很冷还不穿冬服,硬充身体健壮)
老妈宫粽球:食定正知=(指食物要亲自尝尝,才知道滋味如何
东司头老石部:愈老愈臭=(指愈老愈坏)
兴衰饭:散捞=(指碰碰运气)
胶抓=蟑螂
牙工=蜈蚣
生莫=长得丑
洗亿=洗澡
宫招=香蕉
妻姨=难看
恶汁=不卫生
浮景=出去玩
积恶=惨
听担=听话
生姑=发霉
划扑=吹牛
臭嘴=骗人
骑起=住
脚村=屁股
惹入=惹麻烦
起群=发春
妈日=明天
宽泥=慢慢
假力洗茶渣=(指不该干的事情去干了,结果是吃力不讨好)
妻姨=难看
呐萨相=不卫生
脚村=屁股
猛早=早上
=明天早上
日——太阳、日影
月娘——月亮
雨微——毛毛雨
雨仔——小雨
雷公——雷
风台——台风
扫帚星——彗星
出日——日出
落雨——下雨
响雷——打雷
浮风——起风
透风——刮风
拍雾——起雾
落雪——下雪
落霜——下霜
天顶——天上
日猛——太阳光强烈
月光——月亮很亮
天时——天气
天时好——晴天
天光光——天亮了
无日——阴天多云
乌暗天——阴天
风时雨——夏天的过云雨
雨歇——雨停了
雨仔送送——下小雨
沃雨——淋雨
雨淋头倒——下大雨
赤西北——夏天的西北风
风尾雷——台风过后的雷
涂——土、泥
溪仔——小溪
大水——洪水
山顶——山上
山空——山洞
石米——沙砾、碎石
石仔——小石头
石部——石头
石狗卵——鹅卵石
沙母猴——粗沙粒
路仔——小路
参叉路口——十字路口
巷仔——小巷
船头——码头
渡头——渡口
涂下——地上
涂膏糜——烂泥巴
溪底——河床
水弟——水涨、水满
水可——水退
做大水——发大水
涌——浪 、波浪
风涌——风浪
田洋中——田野
溪水——河水
池涂——塘泥
街路——马路
路铃中——马路中间
乡里——村子
铺路——里路
工课——工作
落班——下班
做生理——做生意
店铺——饮食店
铺——商店
头家——老板、经理
等——称
碎纸——零钱
纸字——钱币
剃头铺——理发店
罗离——汽车
脚车——自行车
搭渡——过渡
泵风——打气
退货——批发货物
掠鱼——捕鱼
电毛——烫发
税厝——租房子
木工——木匠
灰匙——瓦刀
补泥——补胎
家私——家具
拍铁——打铁
起厝——盖房子
拔桶——打水用的桶
平担——扁担
索——绳子
田料——肥料
早粙——早稻
瓜棚——瓜架
地豆——花生
竹蔗——甘蔗
米萝——簸箕
菜脯——腌制的萝卜干
油麻——芝麻
菜栽——菜苗
沃水——浇水
布田——插秧
落种——播种
拍粟——脱粒
应肥——施肥
挽草——除草
割粙——割稻子
总草——把草捆成小捆
曝粟——晒谷子
收冬——收割季节
袋粪——垃圾
踏车——踏水车
衫裤——衣服
身底衫——贴身衫
褛——大衣
甲仔——马褂
裤橛——裤衩
朗底裤——开裆裤
外衫——外套
内衫——内衣
衫袋——衣兜
裤脚——裤腿
肚腰——肚兜
棉裘——棉袄
水鞋——雨鞋
鞋拖——拖鞋
雨遮——雨伞
动角——手杖
手环——手镯
耳勾——耳环
铰布——买布料
订衫——缝衣服
缀钮——钉扣子
钮——钮扣
颔领——领子
开胸——对襟
豆油——花生油
茶米——茶叶
豆干——豆腐
钣彼——锅巴
买咸——买菜
鸭母捻——汤圆
甜粿——年糕
菜头粿——萝卜糕
粿条——河粉
油炸粿——油条
粽球——粽子
肉圆——肉丸
眠起早顿——早餐
日昼顿——午餐
夜昏顿——晚餐
滚食桌——吃酒席
割猪肉——买猪肉
冲茶——沏茶
截菜——切菜
食茶——喝茶
食饭——吃饭
食药——服药
啉(食)酒——喝酒
大人——长辈
奴仔——小孩
仔——儿子
走仔——女儿
新妇——媳妇
仔婿——女婿
父二母仔——一家子
之娘——女人
之娘仔——小姑娘
后生仔——小伙子
老公——曾祖父
老妈——曾祖母
阿公——祖父
阿妈——祖母
阿伯——伯父
阿叔——叔父
阿姆——伯母
阿婶——婶婶
阿姑——姑妈
阿姨——姨妈
阿丈——姑丈、姨丈
阿舅——舅父
滚水——开水
阿舅——舅父
阿妗——舅母
阿人——那个人
担家——婆婆
担官——公公
安——丈夫
亩——妻子
安姐——夫妻
丈人——岳父
丈姆——岳母
醒姆——亲家母
同门——连襟
大小姆——妯娌
妻姨——妻子的姐妹
妻舅——妻子的兄弟
耽眉仔——窝囊废
好仔——乖孩子
刺仔——二流子
漏仔——骗子
杀仔——扒手
贼仔——小偷
破家仔——败家子
痴哥鬼——色鬼
薰鬼——烟鬼
哑仔——哑巴
表盲仔——瞎子
乞食——乞丐
去读书——上学
偷走书——逃学
上堂——上课
落堂——下课
书册——课本
膏笔——圆球笔
格尺——尺子
笔盒——铅笔铅
泥尔——橡皮擦
粿板——垫板
钢笔水——墨水
上语文——上语文课
食教——信教
拜佛——信奉佛教
拜老爷——拜神
地主爷——土地神
拜老公——祭祖
睇五行——看相
目眯眯——眯着眼睛
嘴阔阔——张大嘴巴
摇头伴耳——摇头晃脑
比脚划手——指手划脚
达头——点头
灰转头——回头
肉脚尖——蹬脚
相拍——打架
相骂——吵架
相好——要好
唔见——丢失
欢喜——高兴
激心——伤心
惊死——怕
艰苦——辛苦
老热——热闹
孬看死——很不好看
有架势——有派头
雅死——漂亮
力落——勤快
活头——灵活
猛——快
四直——整齐
店磨:藏起来
小郎恶着户——叔恶;
东厮头石块——汝老汝臭;
老婆个兄长(亩兄)——痴哥;
老爷家伙——柴浪;
老婆跌落溪——凄凉;
阎罗王早仔——鬼者爱;
阎罗王出公告——鬼者北;
棺村脚尧鼠——治死人;
三脚椅子——吾知眉;
老妈宫粽球——食定者知;
鸭子吞筷——直落;
鸭子跳厕君——赶伙;
买衫做棺材——等死;
青夜摸墙——找门路;
半夜食西瓜——反肿;
七分钱分二人——一吾三吾四;
竹叶包初坤——假壮;
刀截应菜——二头康;
六月大菜——假有心;
青夜学手电——甲人甲人肾;
青盲娶亩——称重;
放屁褪掉裤——假工夫;
青夜看电影——听声;
颔下生瘤——堵着;
吴厝人集合——误会;
芋叶拭脚仓——惹痒;
单箫独弦——无和;
盲人剥蒜——瞎扯皮;
大头蚶开嘴——臭哈臭哈;
过年话——担好听;
开元寺找柴梳——找无;
头顶鸟屎——无好烧找;
阿玛生早仔——生菇;
大炮拍麻雀——骗伊惊;
六月乌鱼——存支嘴;
庵埠老爷——大细目;
盖了九床被子做美梦——想不透;
无好家神——通外鬼;
无事洗冲罐——假力(勤);
厅堂吊草席——唔是画(话);
乞食过街——行李多;

⑶ 哺乳期的狗狗喝人孕妇奶粉可以吗

哺乳期的狗狗该怎么喂养?母犬在哺乳期最重要的就是营养,这不仅仅关系着母犬自身的健康,狗宝宝也会受到影响,那么你知道哺乳期的母犬该怎么喂养吗?

方法/步骤

⑷ 潘琼林是哪里人

潘琼林,是广东潮汕人, 潮籍创作歌手,音乐制作人。孩提时代就开始跟随老弦师学习潮剧演奏乐器,古典吉他八级和民谣吉他九级。

其知名歌曲《刺仔》是潘琼林在2015年由其个人全创作推出的音乐EP,包含了《刺仔》、《可有可无》两首潮语歌曲。

其中《刺仔》单曲一经推出就传遍潮汕大街小巷,各网络平台和自媒体相继转发,短短时间内音乐平台点击率近百万,这个数字在流行音乐中虽然有点微不足道,但在复兴艰难的潮语歌曲中,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

⑸ 50天左右的萨摩应该如何饲养啊

按理说`已经快两个月了。用幼狗狗粮喂就好了`这种狗狗很好的。喂狗粮毛会很漂亮。对身体也好。不会眼糊。想让它出去给你争面子。就一直喂狗粮就对了。萨摩很怕热的按`多让它凉快凉快``

⑹ 急急急 适合儿童演的搞笑小品 不要太常,4 5个人演的 要的小品要能在百度里搜到的

小品《问路》
人物:旁白、傻哥、大妈、阿姨、手下甲、手下乙、刺仔 旁白:(抒情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因为,由###独家赞助,由###自编、自导、自演,由我形象生动旁白的小品即将上演。此次小品演员阵容空前庞大,故事情节精彩曲折。请各位来宾,系好你的安全带,戴上你的安全帽,背上你的降落伞,(郑重地)以免跳楼事件发生。好了,在这阳光明媚的早上,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让我们共同期待小品——《问路》。 一“哥”肩背三色袋,风尘仆仆地赶路。走到台中,手指前方,迷茫地望去,再望,就此定住。 旁白:ladies and 乡亲们!不要怀疑你们所看到的,睁大你们炯炯有神的眯眯眼。对对对对对„“他”就是来自乡下的土生土长、土里土气、土头土脑的„傻哥!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乡下人! 傻哥:(用方言)大城市就是不一样,跟俺家乡真是莫得比。不过,这些路复杂得很,我找的那家卖化肥的不知在哪。唉,我真是笨!(骄傲地)俺娘说啦,在家靠父母,出外靠路人。对!我这就问人去! 傻哥兴高采烈地退场 一时髦的大婶挽着包包,姿态万千地走到台中间,摸头抚肩,打开包包,取出大镜子,掏出大梳,仔细地梳扮着 旁白:百闻不如一见,相见不要再见。俗话说得好,事实总是很残酷的。大妈长着张大嘴,半夜一笑吓死鬼,她就是——笑花! 傻哥:(用方言)这位大婶~~ 大妈回头,四下望望,依旧照自己的镜子 傻哥:(用方言)不好,要说普通话!(用普通话)这位大婶~~ 大妈假装没听见 傻哥:大婶~~~~~ 傻哥紧跟上去 傻哥:大婶~~~~~ 大妈猛一回头,瞪了一眼,又转回去 傻哥:(有气无力的)大婶„ 大妈回头 大妈:(说一句推一下傻哥的肩)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 傻哥吓傻,定定神,勇敢地走上前去 傻哥:(平和地)大婶,我想问„ 大妈抹口红,回头 傻哥:(平和地)大婶,我想问„ 大妈:(生气地)叫谁大婶呢? 傻哥:(无辜地)叫您啊,这附近就您一个大婶啊! 大妈收镜 大妈:看好了,(抒情地)像我这样,美丽,温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那么fashion的人„ 傻哥呕吐 大妈:(握拳威胁傻哥)是大婶吗? 傻哥:(嘟囔着)不像大婶„像我妈„

大妈:什么?! 傻哥:(慌张地)哦,不是,我是说„(再用方言)我娘说啦,呃„四十八的姑娘一朵花! 大妈 :我才四十六呢! 傻哥:(灵机一动)那就是含苞待放的花! 大妈:(态度稍好)这才差不多!说吧,什么事? 傻哥:哦,是这样的。(从口袋里搜出一张皱纸)呃„我找这家店,您认识不? 大妈接过皱纸,从包包里拿出老花镜,上下一看 大妈:哦„是这家店啊! 傻哥:(欣喜若狂地)您认识? 大妈:(冷冷地,把皱纸扔向傻哥)不认识! 大妈退场 傻哥慢慢弯身捡纸,旁边响起“寒风飘飘落叶,城市就是复杂” 傻哥在歌声中无奈退场 阿姨上场,做老年操 旁白:我的小名叫美女,如今四十变阿姨 傻哥上,在阿姨背后 傻哥:(轻声地)阿姨„ 阿姨跳过身来,机警地看着傻哥 阿姨:(用潮汕话,边说边用手指着)你是何人?到此何事? 傻哥:(普通话)姨啊,你听我说!(潮汕话,边说边逼阿姨退后)我本是远村一户人家,为买化肥到城来,(拍手)四处寻店无结果,为此上前问阿姨,望阿姨,指明道路让我走,日后定不忘恩情!(下腰蹲下) 阿姨:(用潮汕话,谨慎地)看“他”笑眯眯,一定不是好东西!对,“他”必是骗子无疑!(原地打圈)待我来~~ 阿姨扶起傻哥 阿姨:(用潮汕话,温柔地)快快请起! 傻哥:(用潮汕话,满怀感激地)姨啊! 阿姨:(变黑脸,用潮汕话,边说边推傻哥)休得多言,你分明是不怀好意,想要骗我钱财,来人啊~~~ 手下甲、乙:(手拿扫把,用潮汕话)在! 阿姨:(潮汕话)将他给我赶了~~ 手下甲、乙上场,扫着傻哥 傻哥:(用潮汕话慌张地)姨啊,姨啊,你听我说嘛 阿姨:(用潮汕话)放狗!!! 傻哥被扫,撞上头戴斜帽,手插裤袋的刺仔,甲、乙转身变成刺仔的手下 傻哥:(普通话)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刺仔示意手下甲、乙上,定住 旁白:come on!耶!耶耶!出门小弟数不清,江湖规矩我来定,心情不好拿你出气,霸道无人能敌!大家好,我是刺仔! 傻哥跑走,手下甲、乙追上,按住傻哥两手,刺仔不紧不慢、酷酷地跟上 傻哥:(挣扎着)哎~~你们干什么啊?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刺仔:(傲慢地)小子,你撞到我了,知道不? 傻哥:(傻笑着)知道啊! 刺仔:(来回走动)那还不表示表示? 傻哥:我道歉了啊 刺仔:道歉有啥用啊? 傻哥:(骄傲地)道歉好啊! 刺仔:(生气地,给傻哥左脸一个耳光)好什么好啊?! 傻哥:(略带哭腔)好啊!我娘说啦,撞了人,就得道歉 刺仔:(不服,给傻哥左脸三个耳光)拿你娘来压我?啊? 傻哥:(紧张地)别打,别打脸! 刺仔:(给傻哥右脸一个耳光)我就打脸! 傻哥:(哭着)大哥,我错啦! 刺仔:看样子,你是新来的吧,还不知道我们这道上的规矩? 傻哥:(无辜地)我连您都不认识,怎么知道这道上的规矩啊? 刺仔示意手下乙拿出令牌,手下甲按住傻哥的头逼他看 傻哥:(一字一句,慢慢地)江湖义侠!劫贫济富! 傻哥头转向刺仔 傻哥:(知趣地笑着)大哥,认识了,呵~认识了 刺仔:(做出手捏钱的手势)那就„? 傻哥:(假装不懂)什么啊? 刺仔:money啊 傻哥:(假装疑惑)M„Money?What? 刺仔:(生气地,边说边给傻哥耳光)知道what不知道money,你耍我没学过英语啊?! 傻哥:大哥,别打啦!我是一个穷乡下的,我真的没有钱啊! 刺仔:(上下打量傻哥)这年头,(挑起傻哥衣领)穿成这样,一看就知道是搞艺术的,会没钱? 傻哥:我真的没有钱啊 刺仔和手下甲、乙打傻哥,傻哥倒在地上,大喊“a ! o! e! i! u! v!” 刺仔:搜!!! 手下甲、乙搜傻哥的身 傻哥:不要啊,没有啊,真的没钱啊,没钱啊,没钱啊 手下甲:大哥,50块,还有一个包子。 刺仔:(冷笑着)三辉的,哎唷,不错哦~~(变脸,恶狠狠地)再搜!!! 手下甲、乙接着搜 傻哥:不要搜了,没有了,真的没有了!你们干什么啊?救命啊!!! 手下乙:大哥,还有一毛! 刺仔:(拿下一毛)一毛也要!!!(看着傻哥)混小子,浪费我这么多时间,去!(给傻哥一脚)走! 手下甲、乙也相继给个傻哥一脚,三人走开 傻哥从地上硬支撑起来,奔向刺仔 傻哥:(握住刺仔的手,深情地)大哥,我想问路 傻哥:(笑着)问路?哎呦,他想问路耶?!去你的黄泉路吧!(给傻哥一脚) 傻哥:啊~~ 刺仔,手下甲、乙退场 傻哥:(缓缓爬起,再次用方言)这年头,问个路真是不容易!(迷迷糊糊唱起歌来)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傻哥退场 所有人上讲台,同唱《相亲相爱一家人》

⑺ 海丰县水美古寨位於哪里

清朝康熙四十五年秋天的一日,海丰凤河上游的元新寨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人们正在隆重地庆典乡贤洪晨孚进士官任朝廷翰林院检讨并本寨“升城”三尺。因循这个传奇,后来元新寨叫做“新城”。或许,这是当地尖米语音(相似“客白话”)中“升城”与“新城”相似的结果。十分有趣的是海丰赤石地区的尖米语音大多分布在大安河中游以下至凤河两岸的村庄。
说到乡贤洪晨孚,话题可以扯出很远,甚至百年前的归善县(今惠阳与惠东)与海丰县曾为争夺这个历史名人打过官司,但结果各执其是无法决断,原因是他的家族多次搬迁,往来于两县邻近港口。但无法否认的是赤石新城寨前面的围仔埔故村是他在海丰的第一故乡。也许因为动乱或迁居,这个村子现在仅余残垣了。那么,洪晨孚的家族是否与现在居住在新城寨内第一大姓的洪氏派脉同源呢?新城寨洪氏族谱寻不到洪晨孚父子的记载。他们如是说:明朝天启年间,新城洪氏始祖从福建省莆田县刺仔乡迁来海丰。始祖排行第二,另有三兄弟,进入海丰前大兄已逝,余大嫂及侄子随迁。起初他们与洪晨孚的族人一起住在围仔埔故村,后来由于兵荒马乱,二兄进入新城寨定居,其他两胞弟不知流落何方?据说洪晨孚的祖先曾在今青年水库内的老村“洪仔”居住过,后来才搬迁赤石围仔埔村,至于洪晨孚的后裔又往哪里去?暂时没有明确的答案。
或许,清初移民缩界或兵事四起的原因,洪氏居住的围仔埔村毕竟是没有寨墙的小村,容易受到侵扰,于是搬进了元新寨。这样说来,洪晨孚的童年时代曾经在那里度过,以至后来他寄住县城并中仕做了官,就去归宗感恩,彼时看到元新寨寨墙较低,遂出资把其增高三尺,曰“升城”。于是,有了前面传说中的吉庆。这并非空穴来风,现在寨墙上方增置的墙体材料及颜色与下部分不同,许是当年的证据。再后来,洪晨孚的家人在海丰小漠港开市称“洪官墟”(又称“旺官墟”),又到归善县黄埠港经商。有人说洪晨孚的后裔迁移稔山龟山村,又迁长排村并建有翰林府。该府清末作为洪氏祠堂,在近年工业征地开发中拆毁,旧址对面建了洪氏纪念亭。
奇怪的是,新城寨为何以前叫做“元新寨”呢?难道是元代建设的新寨?纵观古代海丰的水文变迁,明代之前沿海地区海浸较高,嘉靖年间凤河尚叫“凤湖”,今鲤鱼埔也叫“鲤鱼湖”,在古人直观的视野中水面相当广阔。那么,宋代之前,赤石吉水门之内至马头岭之畔大体上是通海的内港范围,水面覆盖地带包括新城寨这个地方。到宋太祖建隆年间,即约一千年前,大船可以直接行驶到大安铜锣湖山下面的东坑妈祖码头,然后由人们把渔盐之货挑上“布格岭”、“大蹊岭”等盐运通道输往内地。后来海水逐步消退,赤石港口随着外移。在这个外移过程中,不排除新城寨的地方曾经建立过多姓杂居的墟埠。另外,按寨址考察,新城寨完全能够满足古代运输及生产生活条件的需要,它座落在大安河南岸,依水而建,鱼虾丰盛,顺流而下为凤河义渡,逆水而上为大安峒乡;寨前陆路通羊蹄岭古驿道,向东通双宫岭接东都岭商道,周围的山林与谷地间插,自然资源多样,因而水陆便捷,易于聚居。直至明清时代,古寨东门外也确实存在过“新墟仔”集市。而今,尚有散落墙角的石制马槽及古渡口那通伫立的“喃呒阿弥陀佛”护渡石碑,仍然述说着往日的熙熙攘攘。
因而,新城寨的形成时间大抵可以由元代追溯到宋代下半叶。另之,从明清城寨讲究“山南水北、坐北朝南”的勘与特点分析,新城寨与近邻的羊坑寨都不合乎明清建制的时宜。
且让我们在这冬日的午后漫步古寨,探究它的独特之处吧。古寨坐北向南,寨向160度,它以羊蹄岭为案山,寨前开凿宽达两亩的明池,形制西圆东尖,白虎方引入围仔埔溪水入池,然后细出青龙位,寓意文笔源远流长;以三角坑山及公子帽岭为后屏,展一片河滩冲积平铺,大安河由东北顺流而下切断古寨的后路,然后向西南汇入凤河。寨城东西面宽92米,南北纵深114米,万余平方米的范围内依北斗星座开凿七井,布局宽达2.5米的十字街及宽达1.5米的十条巷道,每巷均为连贯的五座房屋,内环寨墙与房屋各保留一道宽1.2米的通巷,整座寨城横直有巷,四通八达,传说最旺时住过九百九十九人。至今,寨内建筑虽然保留不了原貌,但仍然不失是赤石第一大围城,内住人口还有500多人,外迁近4000人。
要说新城寨与其他古寨的相比,还有两个独特的地方值得关注:其一,寨门设置巧妙。寨门三个,南为正门,正北为关帝庙,东西为侧门。三门各建成宽5.75米、进深5.4米、高6.5米的门楼间,东西两个侧门均设内外门;外门为方形,宽1.3米、高2.1米,内门为半圆形,宽1.64米,各用花岗岩石作门柱,左右两边门框对称各打一行圆孔,用于横放圆形木棍护门,另再置两扇厚实大门。门楼间的内门用砖拱制成半圆形,中间垂直打制一道五厘米宽的凹槽,作关门时放置封门板之用。两边侧门的门楼间突出围墙,外门如同正门一样朝向,如寨城一双耳朵,警戒地收听来自天地的声响。其二,寨墙建成圆角。相传新城寨为荷花地,故寨墙圆角如瓣,这种造型在赤石古寨中独一无二。而四个圆角之内又建方形炮楼,开启或方或圆的枪炮眼,防御敌情。如此方中有圆,圆中有方,方圆结合的建筑韵味,富涵人间处世的哲理。
那么,古寨这个风水布局是否合理?这里引申海丰一位历史名人的关注。清康熙中叶,县令白太爷巡经羊蹄岭,远远见到新城寨前有笔架山,后有公子帽岭,视为官贵吉地,遂前来踏勘。哎呀,美中不足的是来龙被大安河拦断,犯了风水大忌,于是摇摇头地走了。然而,白太爷并没有详细勘察寨后正对河中一大一小两个神秘的龟石,以及水下石畔装有青沙的斗瓮,而且玄妙的是瓮里的青沙从不随水流的冲击而增减。在白太爷离任海丰六年后,从寨内走出的洪晨孚致仕皇宫,光宗耀祖。古人究竟在风水方位上设置了什么机关?今天无解。有人说,新城寨的风水格局有“破釜沉舟”之势,由此出外的人才具备奋发图强的精神动力。从新城寨外出人员创建了广东省第一个镇级老促会以及从新城寨迈出诸多的儒商政要人物洞察,这似乎有着某种莫名的渊源。
由物及人,让我们再来探视新城寨的人文历史吧。上述除了洪晨孚与寨内洪氏家族以外,还能有什么比之久远的先民讯息呢?说来奇怪,现在寨内居住的洪、陈、李、曾四大姓氏居民,都不是原住居民。先于洪姓入寨的曾姓来自福建,陈姓自明代由邻近羊坑寨分支,李姓自寨西下陂村分支。在四大姓氏的祖宗入住这里当年,先代居民已经走了。这与邻近的羊坑寨及马龙围寨一样,原住居民一夜之间不知消失何方?难道是因为抗元或逃避兵祸而远走?这是海丰地方历史一个普遍而有趣的现象。新城寨留下了记述建置历史及钟、简、董、蔡、郭、吴等24姓居民捐资的石碑。只可惜这通置放在东门的石碑,于1958年断成两截,今天不知荒落何处了。明清时代,陆续进入空城的后代居民诚惶诚恐地把前代居民失祀的祖宗神牌,集中建成一个十三槽的“无祀馆”供人参拜,后来倒塌了,今仅在寨后一个小宫内发现石刻牌位。现在,有的老人还可以依稀地喊出城内郭厝巷、吴厝巷之类的巷名。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几户人家在修建老屋或在城外耕作时,还意外地挖出金银之类的宝藏哩。似乎前代居民走得十分仓促,以至今天还没有接到他们后裔回来寻根的消息。
在洪晨孚之后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寨内似乎很平静。清代下半叶,寨民建起了登云书室、北溪精舍等几所社学,耕读传灯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科举盛事。值得一提的第二次东征时期,这里走出了一位黄埔军人陈一史。1926年1月,时年29岁的他与好友陈如愚结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林彪、萧克、刘志丹、张灵甫同期);1926年10月,第二次东征开始,黄埔军校派出17名四期毕业生到潮梅海陆丰搞农运武装,陈一史与陈如愚到海丰农军干部训练班任教官,培训农军骨干。1927年4月,陈一史参加海陆丰第一次武装起义,并任救党军陆丰中队队长,参与红花地狙击战。紫金县城失守后,邻近各县的农军在海丰组建成惠潮梅农工救党军,由吴振民率队北上支援武汉革命,陈一史随征。5月中旬,他们到达衡阳时汪精卫已经叛变革命,队伍被迫转战湘赣边地,不幸在湖南汝城遭到范石生部重创,部队溃散,黄强、彭桂、林军杰等人带余部返回海陆丰。陈一史中途受伤,后来流落到江西景德镇,1940年辗转回到赤石。人生的际遇,有时仅仅一厘一步就大相径庭。假如陈一史不受伤的话,以他的智勇之才,或许日后成为著名的黄埔儒将。但是,他还没有看到抗战胜利,就伤病发作在赤石福宁庵一间僧房过世了。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即将离开新城寨的时候,太阳徘徊在西边的九龙峰。我再伸手轻抚南门边那已经向前倾斜的寨墙,如同触摸到前代无数个粗糙而坚强的身躯。侧耳间,从寨后的渡头隐约传来吆喝声,似乎也有桨橹的响动。微风吹过,明池影照着城寨的倒影,波光潋滟,颤颤悠悠。这使我想起了民国廿九年农历六月廿四日,洪水两次漫上新城寨与三江楼寨门的历史记载……

⑻ 目刺仔是什么意思啊潮汕人进!

倒霉孩子,目是摸的意思,摸着刺你呾恰是衰.潮州地方骂法

⑼ 哪里有卖倒钩刺(南平、福州),白刺仔(永定)

去道嘉嘉看看

阅读全文

与刺仔电影哪里可以看相关的资料

热点内容
弧独的生还者电影免费观看 浏览:953
四川电影学院暑假放多久 浏览:90
电影怎么放到快手上 浏览:13
浪花一朵朵是哪个电影的主题曲 浏览:648
海口电影院最实惠有哪些 浏览:511
灰色空间是哪个电影里的 浏览:456
刘烨进法庭是哪个电影 浏览:947
超好看感情电影推荐 浏览:944
哪个电影有颜射 浏览:991
毒液电影国外票价多少 浏览:863
好看的少妇电影 浏览:70
电影小孩多少钱一个 浏览:445
在迅雷里面怎么下载电影 浏览:993
女俘是怎么对待的电影 浏览:233
vivox7怎么传文件到电影 浏览:676
爱好看电影怎么介绍出彩 浏览:28
一个女孩失联13年逃脱是什么电影 浏览:976
金狮半价看电影是哪个信用卡 浏览:258
赌神电影免费试看 浏览:778
好看女同系列电影排行榜 浏览:901